用户名: 密码:
网站首页|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联系我们
热门排行
最新排行
 您现在的位置:  鉴宝网 >  市场新闻 >  正文
 
[图]岭南画派的艺术及市场:“二高一陈”作品的市场行情
14/03/27 | 阅读次数:819 | 责任编辑:笑竹

  高奇峰作品

  民国初年可谓中国美术史上一段绚丽多彩的时代,多元化的艺术家群体与众多的绘画流派成为这一时期画坛的主流,称得上名家辈出,流派纷呈,涌现出了海上画派、京津画派、岭南画派等艺术派别,在民初画坛形成三足鼎峙的局面。其中以“二高一陈”(高剑父、高奇峰、陈树人)、黄少强、赵少昂、关山月、黎雄才、杨善深等为代表的“岭南画派”较为新奇,他们最早提倡中西结合,把西方的科学写实手法引入中国画,强调现时性题材与艺术的大众化,给混乱盲目的20世纪初美术界带来了希望与生机,在近百年的中国画坛上写下辉煌的篇章。如今,他们书画的价值已逐渐被世人所认可,市场价格也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。

  一、岭南画派的艺术

  提起岭南画派,高剑父是绕不开的重要人物。他不仅是“新中国画”的开拓者,而且也是现代岭南画派的创始人。少时的高剑父喜爱绘画,14岁与陈树人等拜清末名家居廉为师,学画于啸月琴楼,在此临摹了大量历代名画,打下了深厚的传统技法基础。17岁时到澳门格致书院跟法国传教士麦拉学习素描,此后曾两渡日本研习东西方绘画技法。民国初年,他在广州和上海等地创办《时事画报》、《真相画报》及审美书馆。此时,中国画坛被一股摹古守旧之风所笼罩,死气沉沉,高剑父面对此种颓风,提出国画要改革的口号,并提倡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画出来要让群众看得懂,做到“雅俗共赏”,主张“中西结合”、“古今融合”的艺术。他创办了春睡画院、南中美术专科学校、广州市美术专科学校,专心研究绘画、潜心教育,培养了黎雄才、关山月、方人定和黄独峰等大量的绘画人才。

  在绘画上高剑父是一位全能大家,山水、人物、花卉、走兽、工笔、写意无所不精。他以岭南特有景物丰富题材,吸收了日本东洋画派的技法,一反勾勒法,而用“没骨法”,并用“撞水撞粉”法,以求其真。画面明暗交替、颜色鲜艳,有点类似于西画,但又用水墨的方式演绎出来,突破了传统的水墨笔法。其作品生活气息浓郁,兼工带写,彩墨并重,形象生动。而这种画法可以说是岭南画派艺术的显著特点,具有强烈的广州地域风格。

  同时岭南画派的艺术思想比较注重写生。写生应该是岭南画派的传统,居巢、居廉二兄弟就注重写生,常于户外写生鸟虫。作为他们学生的岭南三杰,主张以模仿自然为造型特征。陈树人甚至认为:“写生乃绘画的基础,能写生然后画中有物。”

  另外,岭南画派为了表现的需要,在工具、构图、色彩等方面也作了许多改革和尝试。比如他们结合西方画法之科学的透视、解剖、色光等表现需要,采用非传统的工具如山马毫笔、大斗笔、秃笔、底纹笔,以至纸团、牙签、竹签等多种新工具与传统的搓纸法,还有先生后熟法、洒矾水法、泼染法等诸种方法来作画。色彩上也一反传统国画以墨为主、以色为辅的成规,强调色墨并重。

  二、“二高一陈”作品的市场行情

  “二高一陈”的作品很早就进入市场。1914年“二高”在上海开设审美书馆,利用先进的技术印刷古今画册和画片等广为宣传。他们在《剑父画集》广告中称:“是书为剑父近年得意之作共二十余幅,有山水、罗汉、美人、花卉、虫鱼、走兽、新派、古派色色俱备,玻璃版精印。”《奇峰画集》中有言:“为奇峰近年得意之作花鸟走兽新派画共二十余幅。”他们能够运用现代媒介和商业运作模式,推广其作品。此外,民初时期“二高一陈”已经懂得运用当时很新颖的美术展览会形式将作品公之于世,并积极参与社会活动。如20年代广州的越秀山游艺会、河南游艺会、赈灾拍卖会等都有其作品参加。30年代,高剑父应邀赴南京中央大学执教及举办巡回展览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因此,他们的画卖得很不错。如在某次筹款画展中,“二高”的作品即被以国民政府的名义高价购藏。这些活动的效应,直接提高其公众认知度,对其作品的市场有较大的影响。

  但是近代以来,岭南画派的市场却长期处于低迷状态。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“岭南画派”都只是广东拍卖会的主流,而在岭南地区以外的拍卖会上出现不多,所占市场份额很小。如从2008年起,各画派的拍卖市场规模不断拉大距离,京津、海上、浙江画派遥遥领先,金陵、长安、岭南画派处于弱势。在2010年,“岭南画派”的拍卖市场占有率仅为“京津画派”的1/12、“海上画派”的1/10。主要原因是流通量少,市场空间小。同时也是因为岭南画派没有经过大肆炒作,因此市场整体表现平稳。

  从历史来看,高剑父作品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进入海外两大拍卖市场。1986年他的《彩虹》在香港市场上被拍至5.2万港元,这个价格在当时并不低,与齐白石、傅抱石作品差不多;1993年他的力作《喜玛拉雅山》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25.3万港元成交;1996年他的精品《双鹤图》在南京拍卖会上以132万元成交,创高氏作品最高价。此后他的作品在市场上并不走俏,《秋海棠》2002年佳士得拍卖会上获价6.1万港元。近年来,随着中国字画的大幅飚升,高剑父作品的价格略有攀升,2005年他的精心之作《碧落洞》和《海鹰》分别被广东保利拍至82.5万元和74万元。至2009年,其季度成交额与价格指数均出现了大幅度上扬。2011年,北京匡时秋拍夜场中,高剑父的《达摩像》以50万起拍,现场买家纷纷竞价,几番出价之后,最后以160万的价格落槌。总体来看,与同时代的京津画家相比,高剑父的艺术成就毫不逊色,但其作品均价与总成交额都相差很远,仍处市场低位。随着书画市场日趋理性,高剑父作品的各项指数都有望取得更大突破。

  “二高一陈”中,高奇峰的市场价格指数在“岭南画派”中最高,为22.4万元/平方尺,每幅均价72.2万元。2001年,他的《榴花小鸟》和《鸳鸯》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分别以28.17万港元和27.03万港元成交。近几年,高奇峰市场价格上涨迅猛,有多幅作品过百万元,如2004年《松猿图》被翰海拍至132万元,《山水四屏》被苏富比拍至398.2万港元,创高奇峰作品市场新高;2005年《山高水长》被苏富比拍至180万港元;2010年在中国嘉德以672万元成交的1915年作《雄狮》立轴价格最高。现他的精品每平方尺高达10万元以上,后市高奇峰作品仍将是海内外典藏家竞相寻觅的藏品。

  陈树人作品的市场则较为逊色,价格指数为4.6万元/平方尺,每幅均价仅6.2万元。陈树人的存世作品不多,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也很少见,一旦有其作品亮相,也颇为海内外藏家看好。2000年他的《岁寒双清》被上海敬华拍至10.45万元,此后陈树人的作品价格基本维持在这个水平,他的成交作品尚无超过百万元,最高价为2009年在中国嘉德以69.4万元成交的1932年作《英雄图》立轴。

  三、岭南画派传人作品的市场价格

  “二高”接收弟子的最早记载及其详细情况目前无从查考,不过据记载,早在1919年,黄少强、何漆园、赵少昂等便师从高奇峰习画;翌年,张坤仪也师从高奇峰。1923年,方人定课余师从高剑父学画。1924年,高剑父在广州文明路定安里租一屋,原名“春瑞草堂”,与高奇峰同住作画,后从学者众,遂改名“春睡画院”,从此桃李满天下。也就是这一年,郑淡然拜师于高剑父门下。1925年,高奇峰在广州市府学西街创办“美学馆”授徒。“春睡画院”和“美学馆”的创立,使岭南画派的传人与日俱增,这种情况有点类似居廉开设“啸月琴馆”时的情形。

  1933年,“岭南画派”的得力干将高奇峰病逝于上海,使“岭南画派”阵营的实力大大减弱。到了20世纪40年代,岭南画派的第二代传人已经成长起来,继承与发扬岭南画派高扬的革新传统的精神,成为这一时期岭南画派的主要发展趋势。1948年,陈树人病逝于广州,三年后(1951年),高剑父也病逝于澳门。这种格局的变化无疑使“二高”之弟子们从幕后走向前台,他们甚至一度成为岭南地区中国画坛之主流。

  20世纪50年代以后,受政治形势的影响,“岭南画派”传人的活动区域分割成大陆与港澳两块。留在大陆的诸如方人定、何磊、黎雄才、关山月等,纷纷融入轰轰烈烈的国家建设洪流中,绘画大多有着深深的时代烙印。直到80年代以后,他们才完全以“岭南画派”传人的身份活跃于中国画坛,但这时离“二高一陈”当初所宣扬的绘画传统已经相去甚远了。而活跃于港澳的诸如赵少昂、杨善深、何漆园、叶少秉、司徒奇等人大多仍坚守阵地,延续“岭南画派”传统,与大陆遥相辉映。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,双方交往频繁,合作举办画展、出版画集、传道授业,不减当年遗风。

  关山月和黎雄才在广东任教于美术学院,弟子颇多,其作品受到岭南和港澳台藏家的普遍欢迎。目前,关山月的作品价格指数以16.0万元/平方尺位居“岭南画派”第二,每幅均价为30.5万元。在2005年嘉德拍卖中,关山月的《轻舟已过万重山》拍到了198万元。他的成交作品中超过百万元的有76件,超过千万元的有3件,其中,2010年在“海士德”拍出的1958年作《山村跃进图》手卷成交价高达3584万元。2011年,关山月的《大地回春》以及《月里横枝影》则分别以129.5万元及149.24万元售出。2012,关山月《红梅》以241.5万元的高价成交。可见,虽然“二高”的作品价值更高,但关山月、黎雄才比起一代岭南画派艺术家的作品更当代,在传承基础上有突破,普遍受岭南、港澳台地区的藏家欢迎。

  相比关山月,黎雄才的作品拍卖指数上升更为明显。在2009年秋季拍卖中,他的作品成交均价达39745元/平方尺。其中,《登高观云》在北京诚轩拍卖中以97万元的高价拍出,《深谷搜胜图》也以46万元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中成交。2011年,黎雄才的作品在艺术市场上的行情继续一路走高的趋势,其单幅价格大都上升至300万元之上。2011年秋拍上的《旭日苍松》,以747.5万元的高价成交。他的成交作品中超过百万元的有87件,超过千万元的有1件,目前最高价的是2012年在“世纪经典”以1610万元拍出的《万壑争流》镜片。

  尽管以上两人的价格开始出现明显涨幅,但是,涨幅最突出的二代艺术家是赵少昂。2005年,其《松花月影图》在“广州艺拍”以605万元创该画派当时最高价纪录。从2010年开始,赵少昂作品就已经明显上涨,不到一平尺的作品卖到50多万,而此前的价格大约在10万左右。香港佳士得2012年秋拍,赵少昂的《雄心百兽惊》以602万港元成交,远远高于200万港元的估价。这预示着岭南画派在艺术品市场上的地位将继续迈向新台阶。

  如今,岭南画派新一代的弟子更是光芒初绽。如杨之光、林丰俗、林墉、周彦生、方楚雄、陈新华、许钦松等第三代的岭南画家已进入市场,都相继步入了10万元每平方尺的艺术家行列。他们以不同的艺术视角和艺术表现形式推动中国画的持续发展。

  总体而言,当代岭南名家书画早已瞩目于全国画坛,然而长时间以来,其在艺术市场方面相对滞后,无法确立与其学术相对等的地位。与北方同时代画家相比,岭南画派大师们的市场地位始终有距离,所以这些大师之作将是今后的市场热点。而在岭南画派中,“二高”的作品价值是高于关山月、黎雄才的,他们奠定了岭南画派中西融合的基调,而市场表现未和艺术价值成正比,因此,他们的作品还有很大的增值潜力。
[加入收藏] [推荐给朋友] [打印] [关闭]
当前评分:0
Bad  1 2 3 4 5  Good
关键词:市场 岭南画派 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付款信息 | 广告业务 | 战略伙伴 | 行车路线 | 版权声明 | 隐私权保护 | 企业邮箱

北京合力盛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2005-2008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鉴定研究室学术支持
基于博卡先锋SiteEngine构建 京ICP证080566号
本站带宽由北京数据家支持
地址:西城区民航大厦后院 邮政编码:100013
联系电话:86-10-84257009/84252136
Processed in 0.050 second(s), 29 queries